關於部落格
Boring
  • 10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斑鳩サハラ

《月光庭院》
. `. q  t6 E$ E3 h0 E3 ~【文案】:
" R( l: g9 I+ V/ i; r: U5 g+ T" `他一直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多餘的,十三歲時,他眼睜睜的看著父母殉情的悲劇在眼前發生,從此,他寡言、沉靜、冷漠,沉睡在自己的孤獨世界……一直到奧居老師出現在他的面前,世界變了。
4 T) K" y5 O3 n# g奧居克彥是個備受注目的陶藝家,俊美的外形、細膩的心思、巧奪天工的陶藝作品,在在都顯示他陶瓷藝術家的不凡特質,在奧居老師面前,他被呵護、被寵愛、被尊重、被鼓舞,然後無可救藥地陷入深深的愛戀--
9 ^2 }" N; w$ `0 E" L) N但是……他的同性戀情可以被奧居老師接受嗎?
- j! @/ D+ i' F' Z) ~1 r1 X《月光之泳》
- l$ f! S3 X: h$ |9 @2 [【內容截取】  O7 o# b" N; T* ~
在畢業典禮結束後,少了搬出去的三年級,宿舍顯得特別冷清。 ) f6 `# |7 w
「嘎……不會吧……」 ' r3 j# }5 P; F* ?: f
當野村一至到集會室前的佈告欄上看見下個學期的文章分配表時,忍不住發出一聲哀嚎。 ( h) m3 Z% W8 B6 s2 O& b* m7 I
聽到他的聲音,跟他一起來的摩莉點點頭露出一副「難怪」的表情。
1 _% L- m$ L3 ]  h: K( b) m6 B他有這種反應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一至的室友欄裡寫的是比他高一年級的學長,而且還是這所藤乃宮學園第一學生宿舍、通稱「青嵐」的舍長:須永友彥的大名。
0 o  - O7 g+ O附加說明的是一至目前的室友,是站在他身邊一臉同情狀的川久保摩莉。 8 K0 m/ d( m: ]. Y$ _
「別這麼沮喪嘛,像我下學期的室友還不是一年級的菜鳥。
0 c( N. @8 z7 j# i& K摩莉的室友欄裡寫的是「新生「。
$ G5 ]& Q3 Q; i6 s8 o* u* [青嵐宿舍是以兩人一間為原則,到了每年的畢業典禮時會作一次大為了不讓搬遷引起混亂,通常是讓其中一人移動,而室友的排定則是以同學年為基準。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每年都會有幾個學長和學弟同住的特例。
( Y1 ?1 {0 k; }# M& P' B! z  ]+ 1 Z明知如此,但是一至和摩莉都沒想到特例竟然會落到自己身上。- F" V# ~1 k' Z! M. R
《夜月戀奇談》/ v, p3 i7 c0 u# Z8 ^6 Z
【內容截取】$ v6 O7 l9 Z! L6 R- z8 f* n& W9 ~8 J
第二學期剛開始的某個晴朗午後。
/ Z6 w  _* j' F# j選修的美術課上,坐在窗邊畫著老師出的題目--石膏像素描的我--葛城冬巳,突然發覺坐在我斜後方的九重夜月竟在偷畫我!
0 t; ?! a/ e: G5 J( [0 Y"喂,可惡,不要隨便畫我啦!"' d% a' g- P5 E2 }7 e- m! U1 Y7 n
不禁鼓起臉頰抱怨著。" @3 p  K% z3 U/ ?9 v
雖然選修科目是好幾個班級一起上課,但夜月卻是我同班同學。" I; s: _, D2 [, {0 X
"抱歉,因為你恰好刺激了我的創作欲嘛!"7 e  t% f% [: j& j0 E
"講什麼鬼話啊!"
/ t4 r7 E7 Q4 ]4 ]我長得既不像那種能刺激別人創作欲的肌肉男,又沒像夜月那樣,有張漂亮的臉蛋。
' g# g- h, O' e% _. b4 m8 p4 n有什麼好畫的!
# y' O" w( 3 F/ Y想到夜月剛剛一直盯著我瞧,不由得害羞起來,隨手拿起代替橡皮擦用的面包塊往他丟去。
* F; f! z- y/ p" # ~( D; ~; C"啊,抱歉,打到啦?"3 D2 v( Z) Y% u9 p# u% s
"這是犯人該說的話嗎?"
* k0 _! a9 x  C夜月笑著說。
6 d8 w* [" g3 w2 ~* h" g1 c+ Q這個充滿知性又溫柔的笑容,似乎在學弟間挺吃得開的。當然,這是我從班上同學緒方那裡得來的小道消息。
' M6 j) _1 ?" D$ |9 m"既然要畫,那就付錢啊!"
8 @! ~. ^7 S5 `為了掩飾害羞我這樣說,而夜月竟然立刻答應了。( y$ F  T7 ^: v. z5 Y7 F
"只要付錢,你就會讓我畫?"+ H% P* y/ M/ i8 t" Z# G! W
不好玩啦,總覺得被他抓住話柄!害我不禁生起悶氣來。' s5 P: q- M: k, i% V' V% d5 M
"先跟你說好,我的模特兒費可是很高的喔!"- p: R! l  g5 S$ V# n( y
"多少?", G. V4 |9 h9 A6 X# e0 z+ D+ Z
想了一下,立刻開出我覺得最高的價格。2 w1 j0 ~+ G% t4 m1
"一萬元!"+ H  N0 h. F+ _4 y& f
"成交!") R4 {! V7 V! i. t& T- _' |* g
"咦?"2 l6 P7 B* j8 s( v' M% O
(開……開玩笑的吧?)
" v8 e; s9 d# Q8 J4 g$ }! {2 }就在我這麼想時,右手已被塞了一張萬元鈔了。+ E) ?1 c; d, O4 g. e
《我要給你幸福. F" I" d7 ?7 T2 [/ J) f
【內容截取】
+ K; D/ S! s! I. c最近大澤不太高興,因為同班同學,也是親密好友的中山類顯得疏遠,以前他總是邊叫著大澤的名字邊貼近,最近卻反其道而行。
$ B5 U+ x* ?5 M+ Y* e2 f4 " i大澤知道中山類反常的原因。, S. [% P" L8 l0 U  P* u8 J
對中山類來說,有一個人的存在比大澤更重要,那就是隔壁班的二階堂真弓——兼具人緣與實力,有著絕世美貌的學生會長。  }6 V+ 1 U, B& Z
大澤不想承認,但類和二階堂真弓已經成為戀人了,即使二階堂真弓戴著優等生的假面具,大澤也知道其實他並非表裡如一。& x; s, o; e: `5 W- L' ~% U
大澤是二年級的學年代表,情報來得比普通人靈通,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會相信二階堂真弓對不論身體或心理都還是小孩子的類,會是認真的,不管怎樣,大澤要想辦法讓類遠離二階堂真弓。
( `. |1 g- M; z2 m; x/ N2 @不過古有名訓,干預別人的戀愛過程會被馬踢,而且監視類的行動也不怎麼有趣
& Q0 s6 R, x; w2 - [愛情不設防》2 E. ^* x6 ?9 a8 m& y, A) J' Z.
【內容截取】" x& l. g' Z, @: v( [; o3 }
不是我自己"吐糟",除了運動還可以之外,其餘的成績可用一塌糊塗來形容,說我認真看書,只會笑死人而已。
( q8 Y5 N$ p6 G) m0 @" v  邊自嘲想著,背脊上還是感覺到明顯的刺痛感,肯定又是班長的視線。可能是在監視我,怕又引起騷動吧!; w+ w: o# L7 i' T( _. ~
  想想我日常引起的大小騷動,他的擔心也無可厚非。誰教我天生性格平易近人呢?所以我的"狐群狗黨"之多,絕不輸給島津。而且,同類相吸,我的朋友們也多半性格開朗活潑,自然而然比較容易引人注目。
. N$ L- G4 E/ B1 @3 _  所以現在班上形成我的小圈圈和島津的擁護者二派分割的局面,不免有點對抗較勁的意味。1 G+ I9 c8 L- q9 [
  擠破頭才考進這所以升學率高而聞名的學校,沒想到才剛開學沒多久就變成這種狀況。一想到要和島津同班一年,我的頭不禁開始痛了起來。2 V" f, ^9 E) `- G) X# N
  今天放學後我被留校補考了。因為第六堂英文課所發下的上個星期的小考成績。我只得了二十八分……嗚嗚。除了我之外,還有幾個考得很差的同學也被留下來補考。& B1 C* n( `) l% m
《愛的初體驗》) z" F" ~$ b+ f
【內容截取】$ Y5 u" M: s( t$ O, v% l/ ]8 q! g
儘管被壓倒在地,玖珂仍不斷思考著。
& C! u/ v1 f; r0 n* G2 w3 p  為什麼我們的社員,對寢技如此情有獨鍾呢? , y* G  x+ e$ p) D9 S
  雖然也有幾個社員擁有一兩項別的絕活,但全體的絕招竟都是寢技……。 : R) v' N! I' Q9 X" V) N
  ——菫樟學園柔道社,搬得上檯面的只有寢技。 " `  x4 i+ ]4 K6 A$ q  O4 u
  就算事實不是這樣,但這情報卻在其它學校的柔道社內廣為流傳。 , v5 W' u$ z* ?  m4 `  j
  所以,不管任何大大小小的競賽,我們的社員全都是第一仗就敗陣下來……。
) p( x: h( n8 ) r: u+ f9 n  被壓倒在榻榻米上的玖珂,一想到前幾天大會的事,就不由得鬱卒起來。之前的大賽,雖是「一出賽就落敗」,連預賽也沾不上邊。但個人賽方面,卻還是有幾個人能夠進入決賽。
1 a2 x' L5 A& O$ G! f0 H7 A  然而,這次的大賽,菫樟學園柔道社卻全軍覆沒。 : |! w* n& z& ?2 `
  其實,社員們會落選也沒啥稀罕,因為連身為主將的玖珂也慘遭滅頂。
/ }) {! |! L0 a" Q  要是有參賽就好了,那天玖珂真的十分自責。 5 L7 O3 B7 l3 [% ?4 l( @0 g) b3 B
  沒錯,那天玖珂因為肚子病的緣故,別說是出賽了,連自己家門都出不了。 % ?' l! ^8 T9 e0 G* ]8 z9 b
  缺了玖珂的菫樟學園柔道社,還會有什麼搞頭啊!?不用想都知道囉!
3 K7 n) Q* S: t. _  m  當躺在病床上的他得知柔道社全體槓龜之後,一時病情加重,足足躺了三天才能下床。 9 [6 f8 P6 v% n) X
  (得做些什麼才行……)
1 k7 Y6 i5 E0 v# o2 K  難道是自己指導方式有錯?躺在藤間身下的玖珂,苦惱地緊皺著眉頭。儘管本人沒意識到什麼,但那樣的表情實在引人犯罪啊!   W' f, J# L/ |* ]0 `6 _6 ~/ X! g
  ─咕嚕! - o, T" y% F; s+ ~# g: ?) q
  藤間吞口水的聲音清楚地傳進玖珂耳裡。 2 G! S/ @; s; b1 p1 [. p
  大概是自以為會贏吧!玖珂任意曲解對方的意思。5 J4 F% h, T, q1 k
《百分百情人
: H7 [1 I9 t" s* [1 E1 @【內容截取】
' @& Q# f: ^5 d! h; A* d  u) g  「要去哪兒啊?委員長。」
! }5 R3 i: C. `% y; H# ?8 G9 A7 z8 t  一聽到這個凶巴巴的聲音,我就不意識地瑟縮起身子,不用回頭我都知道那小子是誰。他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會長。 0 l# u* l* + x6 [! `& e) _! ^
  「你應該知道委員會要開會吧!難不成所有的委員都到齊了,只有委員長溜之大吉?」
6 J& j; H0 t5 K( A  A# e; I  我拿著書包,在玄關換鞋子的時候,正好被他撞個正著。他看我這副模樣,八成心裡有譜,所以才會說出這麼刺耳的話。我馬上轉過頭來,裝腔作勢地壓抑著已經動搖的心。 . H# H( l& i& A3 n
  「我正想過去呢!」
! Y7 Y5 m6 y0 ]& ]/ j  T8 Q. {8 O% J9 y5 q  「喔?那最好。」 ( }4 H& M( _7 D- Q3 P* k5
  有了我的承諾,他很乾脆地拔腿走人,不再囉唆。我望著他的背影,吐了吐舌頭。這下子不去都不行了。
" T$ ^  u8 }& D( g  他就是嵯峨山南學園學生會會長日浦騎一。大家都說他是個十全十美的男人,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缺點。身上有四分之一德國血統的他,面貌俊逸、成績優秀。全校從老師到學生,沒有一個人不喜歡他,圍繞在他身邊的狂瘋熱份子更是難以計數。   o9 n& l1 T6 r8 A6 t( e
  但是,在這個和尚學校裡,男生喜歡男生又能怎樣?
6 ]4 V+ L" B9 U4 v  什麼學園祭的執行委員長?誰想幹啊!各班先抽籤選出委員,再互相設計一番,擠出一位委員長。因此,這個委員長實在沒什麼大不了的,並非非我不可。不過,我的心情日浦會長一輩子都不可能瞭解。當我沮喪地前往會議室報到的時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 C: y' G1 Z) t; J/ t! ~
  「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
8 h  A# & X1 o$ m  「什麼你呀我呀!再不快一點,那個女生就要走人了。」
# G2 j2 P* H0 l+ }( m- N! t  壓低嗓門對著我說話的,是我們隔壁班的槙原享。我和這小子從小學就廝混在一起,所以,不承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實在過意不去。事實上,我會當上委員長都是拜他之賜。 ( w; @- ^; W* ]2 b! ]0 G1 {
  槙原家境富裕,又長得人模人樣,所以追起女孩子一向無往不利。這回槙原特別把他認識的其中一名女孩轉介給我。 / S2 K& g5 m7 c! M4 A7 E  L# f
  「對不起!今天不能去。」
* u' 3 k! G' B  「不能去?太郎,你給我過來!」
% R2 o' g* q5 3 ]  F  臉帶怒容加上一臉愕然的槙原,揪著我的耳朵,走進了微暗的理科準備教室。
; r! O# e$ r, @, c! k8 g0 }
6 q0 }5 C1 n2 x《陰錯陽差愛上你 》8 V8 ?( S7 L9 O4 l, 2 p6 b
文案:! ?& Z! B' V, t2 M, f+ V
櫻庭知華參加了母親再婚對象的家族聚會,不幸在出門時摔壞眼鏡。拿下眼鏡的他搖身一變,成了有著憂鬱雙瞳的美少年。為此,當母親再婚對象的兒子送知華回家時,居然奪走了他的初吻。而當知華發現對方正是吳羽學園的萬人迷學生會長後,更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大恐慌——。- u% D! B: l% b: c8 ?* O
斑鳩サハラ 陰錯陽差愛上你(日文原名:お兄さんは生徒會長樣)

摘自:書香門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